我國公共安全現狀及問題
于2009-07-18創建 訪問人數17105人

    目前、我國正處于經濟和社會的轉型期,生產力水平和發展很不平衡,公共安全的社會基礎、保障條件薄弱,與經濟高速發展的矛盾越來越突出,影響著國民經濟全面協調、可持續地發展,經常給人民生命和財產帶來重大損失。同時、經濟的快速發展對社會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加強公共安全管理,預防和減少各類災害、重大生產事故、重大違法犯罪、恐怖事件、外來有毒有害物質和生物入侵、疫病疫情的發生,保持社會穩定和國家安全成為急待解決的戰略任務。

    1、自然災害頻發、分布廣、損失大

    自然災害具有突發性和嚴重性等特點,一次重大的災害在極短的時間內、可能造成數萬、甚至數十萬人死亡,致使千百萬人的生活、生產受到影響,受災面積可以達到幾十萬平方公里、甚至上千平方公里,并可以引發其它災害,造成社會動蕩和嚴重的社會安全問題。例如1976年7月唐山地震在短短30多秒的時間內,造成了24.2萬人死亡、16萬人重傷;1975年8月由于臺風暴雨導致河南兩座大型水庫垮壩,造成數萬人死亡;1922年8月廣東汕頭風暴潮災害,造成數萬人死亡。

    我國重大突發性災害頻發,70%以上人口,80%以上工農業和城市,受到各種災害的嚴重威脅,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據近十年來統計,我國每年由于自然災害造成數千人死亡,經濟損失達2026億元。其中、臺風、暴雨和洪水災害頻發、規模大,每年造成上千億元經濟損失和數千人死亡。每年由于滑坡、泥石流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超過1000人,經濟損失超過100億元,并造成每年數十次重要鐵路、高速公路干線的路基毀壞和交通中斷;中西部1/2的地區和縣級城市受到滑坡、泥石流災害的嚴重威脅。我國還是遭受地震災害最為深重的國家,二十世紀發生的破壞性地震占全球1/3,死亡人數占全球1/2,高達60萬人。我國22個省會城市和2/3的百萬以上人口的大城市均位于地震高危險區。防災減災一直是我國政府重視的問題,但是,在當前經濟社會中,由于某些方面存在盲目追求經濟效益、忽視防災減災的嚴重傾向,人為地加重了自然災害的破壞性,使社會承受災害的能力愈加脆弱;如果不加以重視,在未來一段時期內,重大自然災害對于社會公共安全的威脅可能會更加嚴重。

    2、生產事故總量居高不下,屢屢發生的重特大事故更具突發性、災難性和社會危害性

    我國正處于生產安全事故的高發期,億元GDP生產安全事故死亡率(2007年的控制指標是0.518)、工礦商貿十萬就業人員生產安全事故死亡率和道路交通萬車死亡率均遠遠高于發達國家。全國發生各類生產事故以道路交通事故最多,工礦企業中以煤礦發生的生產事故最為嚴重。

    我國每年因各類事故造成的經濟損失在2000億元以上,約占GDP的2%。嚴峻的生產安全問題也會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成為社會不穩定的因素,部分省市日益增多的勞動爭議案件中涉及安全衛生條件和工傷保險的已超過50%。如果不采取強有力措施,我國生產安全角勢在未來相對長的時間內仍將十分嚴峻,事故發生率仍將在高位徘徊。而且事故的種類增多,事故防范、處理的復雜性和技術性將增強,事故發生造成的社會影響和經濟損失將更加嚴重。

    3、食品安全隱患大增,威脅人民生命和健康,影響社會安定和經濟發展

    食品污染與中毒是我國主要的食品安全問題。盡管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以來,我國食品污染與中毒的發生有所減少,但形勢仍然比較嚴重。

    食品安全的危害因素除有害微生物外還包括農藥、獸藥、生物毒素、亞硝酸鹽等15類之多,蔬菜中有機磷農藥(特別是甲胺磷)以及其它農藥、獸藥引起的污染與中毒事件數量占有較大比例,食品污染的慢性危害對消費者的健康具有更大的威脅。據估計,我國有超過8億人體內殘留有早期使用的農藥六六六和滴滴涕。長期食用含有促生長激素的動物產品而帶來的后果十分值得關注,特別是獸藥殘留而引起的抗藥性是全球共同關注的問題。我國2001年度殘留物質監控計劃中對規模化養殖加工企業的動物和動物產品監測結果表明,多數食用動物及其產品的農藥、獸藥殘留和重金屬、環境污染物的污染狀況不容樂觀。

    我國對歐盟、日本、美國出口的畜產和水產的貨物年度總金額超過100億美元。出口農產品因農藥超標而被退回的事件每年有五、六百起,約74億美元。2002年因我國向歐盟出口水產品受到氯霉素污染,由此引發歐盟對我國動物源性產品遭到全面禁運,損失6億多美元。隨著生產的規模化、工業化和經濟貿易的發展使食品污染造成的經濟損失和社會影響將越來越大。

    4、核安全存在隱患,對生命安全和社會穩定造成潛在影響

    我國核工業在歷經四十多年的發展,留下了大量的放射性廢物,特別是在江河附近的較大量中、高水平放射性廢液儲罐如果發生泄漏,將會對環境造成嚴重放射性污染,產生巨大社會影響和經濟損失。

    我國已投入商業運行和在建核電機組共11臺,由于是多國引進、多種堆型、多種標準、多種技術,出現過一些與安全相關的重大質量問題和重大運行故障。由于缺乏相關的事故處理技術,不得不請國外公司幫助,耗資巨大。現有的18座現役運行的民用研究性反應堆,大多數在今后十年進入運行壽命末期,有的已在超期服役,設備和部件嚴重老化,維修資金不足,故障頻度上升,對核安全造成嚴重威脅。

    我國現有放射源約7-8萬個,據估計,我國約有兩千個放射源完全失控,其中有的屬強放射源,若不找回,會長期對社會和人民健康產生極大風險。如若被恐怖分子用于制作放射性散布裝置,后果將更加嚴重。

    5、火災與爆炸頻繁,對人民生命財產和社會秩序造成極大的沖擊

    火災是危害我國人民和社會最持久、最劇烈的災害之一,我國火災年平均損失(不含森林、草原火災)近200億元。近年來的火災形勢嚴峻,每年因火災而死傷的人數都在幾千人以上,直接經濟損失都達十幾億元人民幣,

    森林火災致使年均森林受害率5.99‰,是世界年均森林受害率的6倍,每年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達70~100億元。

    經濟的發展使火災現象越來越復雜和多樣化:現代城市人口、建筑、生產、物資集中的特點使火災發生更為集中;各種新型材料的使用,使可燃物種類增多,燃燒形式和產物更加復雜,火災有毒氣體危害問題突出;各種新能源和電器產品的使用導致火災起因更為復雜、多樣和隱蔽;高層、復雜、超規建筑的增多使火災撲救和人員疏散的條件惡化;火災環境從地面發展到地下(地鐵、地下商場),從陸地發展到水上(艦船、海上鉆井)和天上(飛機、航天器),從固定環境(建筑物)發展到移動環境(交通工具);綠地/林區融入城市,使森林火災和城市火災相互耦合,對公共安全的威脅從城市擴展到林區;煤田與礦井自燃火災,以及伴隨各種地下鐵道、山體隧道、建筑信道等場所的地下工程火災大量發生。火災現象的頻發、復雜和多樣化對火災安全科技發展提出了更高和更緊迫的要求。

    爆炸也常常是極端分子用來制造事件和恐怖威脅的常用手段,如震驚全國的2001年河北石家莊市108人死亡、38人受傷的“3.16”爆炸案,1997年2月25日,“東突”恐怖組織制造的烏魯木齊市公共汽車爆炸案造成77人傷亡。

    6、社會治安形勢嚴峻,違法犯罪活動日趨組織化、職業化、智能化

    近年來,我國違法犯罪總量仍高居不下,危害日趨嚴重。嚴重暴力犯罪案件十分突出,犯罪分子持槍作案明顯增加,重大爆炸案件比重上升;帶有恐怖色彩的謀殺、綁架人質案時有發生。用高新技術犯罪和犯罪分子防偵破意識增強,給破案、取證帶來很大難度。尤為突出的是網絡犯罪。

    我國的違法犯罪種類和外延不僅明顯增多、擴大,而且走向國際化。違法犯罪活動日趨組織化、職業化,如:以扒竊為主的“新疆幫”,詐騙為主的“貴陽幫”、“安徽幫”,搶劫為主的“東北幫”等。

    由于我國在今后一個較長時期內還將處于經濟轉軌、社會轉型的特殊歷史時期。到2020年我國人均GDP將從1000美元提高到4000美元,根據國際經驗,在這期間利益重新分配,新舊觀念相互碰撞,社會結構將發生劇烈變動,社會不穩定因素增加。而現代犯罪的特點大大增強了犯罪行為在時間上的突然性,空間上的不確定性和手段上的對抗性,向傳統的社會公共安全工作提出了挑戰,對國家的安全和社會的穩定構成了極大的威脅。因此,從全球的視角看,在今后較長一段時期內,我國社會公共安全將面臨更嚴峻的形勢,在新形勢下采用現代科技手段,加強社會治安管理成為一個急待解決的問題。

    7、國內外極端勢力制造的各種恐怖事件時有發生,進一步危及國家的安寧

    由于各種原因,新型恐怖主義犯罪陰影籠罩全球,進一步危害國家和社會的安寧。目前我國國內外分裂主義、極端主義分子的“內亂裂變”活動一直不斷。其中,“東突”分子為了把新疆分裂出去,已經制造了烏魯木齊“2·5爆炸案”、“伊犁2·5騷亂”等嚴重事件。據國際反恐怖組織掌握的情報顯示,國際恐怖犯罪集團一直在研究有毒物質的用途,其中包括能侵害人的神經系統、皮膚和血液的生物、化學制劑。當前,新型恐怖犯罪活動不斷增多,以核、生化恐怖的危害最為嚴重,整個國際社會都籠罩在一層大規模傷亡的陰影之中。

    8、外來生物入侵、疫病疫情、有毒有害物質及化學危險品嚴重影響了人們的生命安全及經濟技術貿易

    自從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出入境人員和貨物數量每年都在以百分之十以上的速度迅速增加,外來疫病病情及化學危險品等有毒有害物質傳入的速度則呈逐年上升的勢頭,特別是最近幾年來增長勢頭迅猛,其中艾滋病毒攜帶人數近年就以50%以上速度增長。2002年我國進出境人數超過2億,各種交通工具6000多萬艘(輛),我國各口岸就截獲各種入境傳染病人3000多人次,截獲各類有害生物1310多種22448批次。

    據統計,對我國構成重大危害的外來有害生物已有200余種,其中艾滋病已經威脅到我國上百萬人的身體健康,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到2010年可能影響到上千萬人生命安全,松材線蟲、馬鈴薯甲蟲和薇甘菊等十余種外來有害生物,每年就造成超過574億元人民幣(國家環保總局公布數據)的直接經濟損失。外來的天牛幾乎毀掉了整個三北防護林,僅寧夏平原總共被砍掉的樹木達1億株,幾十萬公頃的農田保護林就此消失。

    化學危險品等有毒有害物質是我國一種十分重要同時又是實行國際管制的進出口商品,據統計,每年我國化學危險品等有毒有害物質的進出口種類有3000余種,金額在400億美圓以上,大量化學危險品等有毒有害物質的輸入對我國的環境和人民身體健康帶來了越來越嚴重的影響,造成每年上百起各類安全事故。

    另一方面,由于經濟全球化速度的進一步加快,我國與世界經濟的發展越來越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每年我國約有71%的出口企業和39%的出口產品因遭遇國外技術性貿易壁壘而受阻,損失約170-200億美元(商業部統計數據)。外來有害生物與物質等安全、衛生、環保項目成為國際技術性貿易保護措施越來越重要的主體內容。進出口貿易與我國60%以上經濟社會活動直接相關,外經貿安全直接關系到我國經濟社會安全和穩定,建立健全我國技術性貿易措施體系及其技術支撐體系的戰略規劃研究,是一項重大而急迫的任務。

    以上內容和相關數據是引自國家“公共安全中長期發展規劃的調研報告”,它說明了當時我國公共安全面臨的嚴峻形勢,遺憾地講,至今這個局面并沒有改善,還有日益加劇的趨勢。

 
威尼斯网投官方网站_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首页